欢迎您来到每日新疆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河北秦皇岛一交警正常执勤时被撞身亡为何还要承担事故责任

时间:2019-01-23 18:09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风云网  浏览:

控告人:任凤林,男,汉族,1954年2月7日生,身份证号码130322195402070412。住址: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昌黎镇三街东山小区10组339号。

被控告人: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警员陈柏春。

控告人因儿子任文敬遭遇交通事故身亡一案,不服秦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作出的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交通事故认定,认为被控告人没有全面、客观、公正地进行事故调查,所作的“常学斌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任文敬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田伟光、蒋勇无责任”的认定,违背事故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予纠正,特提出控告。

请求事项:

1、请求督促秦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纠正: 秦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作出的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错误认定,重新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

2、请求对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警员陈柏春滥用职权的行为调查处理。

事实和理由:

2018719日被控告人做出了第130322120180000068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常学斌醉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未靠右侧通行,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五条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九十一条,《道路交通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认定:常学斌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任文敬、田伟光、蒋勇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

2018724日,常学斌对该交通事故认定书提出复核申请, 2018817日,素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做出复核结论: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做出的13032212018000006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据不足。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撤销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做出的第13032212018000006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责令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根据有关规定对案件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2018823日,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做出了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交通事故认定书,常学斌醉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未靠右侧通行,通过急弯路时最高行驶速度超过每小时30公里,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任文敬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通过急弯路时最高行驶速度超过每小时30公里,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认定:常学斌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任文敬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田伟光、蒋勇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

一、控告人认为事故发生地不是急弯道,不应该在此处设立急弯道标志

所谓的急弯道应从弯道的平曲线的起点开始算起,并不是以急弯道警告标志牌的设立点起算。根据《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第2部分道路交通标志》(GB5678.2-2017)第43条规定:急弯路标志是用以警告车辆驾驶人减速慢行,设计车速小于60KM/小时的道路上。平曲线半径小于下表中规定且停车视距小于下表规定时应设急弯路标志。设置位置为曲线起点的外面,但不应进入相邻的圆曲线内。

平曲线和停车视距值表

因此急弯路标志是用以警告车辆驾驶人减速慢行,并不是急弯路的起点标志。

另依据《公路路线设计规范》(JTGD20-2006)第7.3条规定:设计速度为60km/小时,圆曲线最小半径一般值为200m,圆曲线最小半径极限值为125m。而邯郸燕赵司法鉴定中心对现场实测圆曲线小半径结果为139.07m,大于原规范《公路路线设计规》(JTG

D20-2006)采用指标根限值125m。根据上表也可以看出,设计时速为30km/小时(也就是急弯道)的平曲线半径应为45m,据此可以得知事故发生地的设计时速应为≥60km/小时左右,并不是被控告人所说的所谓急弯道,所以控告人认为事故地不是急弯,未达到设置急弯道标志的要求,不应在此处设立急弯道标志。

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六条 ​  机动车行驶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最高行驶速度不得超过每小时30公里,其中拖拉机、电瓶车、轮式专用机械车不得超过每小时15公里:

(一)进出非机动车道,通过铁路道口、急弯路、窄路、窄桥时……

根据邯郸燕赵司法鉴定中心对事故现场道路环境分析结果显示:

事故现场碰撞点至弯道起点的距离为28.6m,事故现场碰撞点至西侧指示标志牌距离为37.8m,也就是说冀C0308警号小型轿车并没有进入弯道的起点。另根据邯郸燕赵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C0308警车驾驶员以44km/小时的速度行驶至事故发生地在进入弯道前有足够的时间及空间将冀C0308警车降至安全车速。可见,即使该弯道处是急弯道,翼C0308警车驾驶员也能将车速降至安全车速。

控告人认为,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以下二方面错误:

一,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第五十九条规定: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应当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责任划分公正、程序合法。

认定控告人儿子任文敬负此次事故的次要任,缺乏确实、充分的证据,属认定事实不清。

1、根据道路事故交通认定书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中记载:

1)道路情况:现场位于昌黎县南外环大陶瓷批发城门前段(山深线50公里800米处),道路呈东西走向,沥青路面,路面完好、干燥,以路中心单黄线、两侧单实线划分为上下行各一条机动车道和一条非机动车道,双向进入转路段前方均设有急弯和事故易发路段标志牌,由东向西方向还设有“前方弯道、减速慢行”标志牌,由西向东方向设有限速70公里/小时的限速标志牌。

2)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经过:20185231703分许,常学斌醉酒后驾驶冀C5Q113号小型轿车顺205国道由东向西超速驶至昌黎县南外环大陶瓷批发城门前段(山深线50公里800米处)时骑跨道路中心线行驶,遇任文敬未按规定使用安全带驾驶冀C0308警号小型轿车载田伟光、蒋勇顺205国道由西向东超速行至该处,双方相撞,造成任文敬、田伟光、蒋勇、常学斌不同程度受伤,任文敬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双方车辆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

依据该记载和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所见,(1)发生此次事故的路段在昌黎县南外环大陶瓷批发城门前,该路段为直线路段,且该路段有由西向东方向设有限速70公里/小时的限速标志牌,并非被控告人所说的弯路。(2)依据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对冀C0308警车(任文敬驾驶)车速鉴定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为该车事故发生前的行驶度为55.58(千米/小时),该司法鉴定中心对冀C5Q113车(常学斌驾驶)车鉴定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为该车事故发生前的行驶度为51.08(千米/小时)。

3)、依据邯郸燕赵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C030B警车驾驶员从事故发生地在进入弯道前有足够的时间及空间将冀C0308警车降至安全车速。(4)、控告人儿子任文敬驾车由西向东方向行驶,根据该侧限速标志牌显示限速70公里/小时,而常学斌驾车由东向西行驶,该侧标志牌显示“前方弯道、减速慢行”。可见控告人儿子任文敬并没有超过限速70公里/小时的规定,而常学斌驾驶的机动车超过了限速30公里/小时的规定。

依据昌黎县司法鉴定中心对常学斌血液酒精检测检验结果为194.2mg/100ml;秦皇岛港城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对任文敏乙醇浓度鉴定结果为0.2994mg/100ml,可见常学斌为醉酒驾驶。

3、根据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对两车碰撞形态的鉴定意见为:

1)冀C0308警号小型车在发生碰撞时没有接触和越过道路中心线;

2)冀C5Q113小型轿车左侧车轮在发生碰撞时己越过道路中心线; ​   

根据唐山宏基司法鉴定中心对两车碰撞形态的鉴定意见为:临近碰撞时,冀C5Q113号别克小轿车骑跨东西走向道路中心线由东向西行驶,冀C0308警号捷达牌小型轿车在东西走向道路中心线南侧机动车道内由西向东行驶。

由此可以得知,控告人儿子任文敬是在自己道路一侧正常行驶,而常学斌是醉酒后越过中心黄实线行驶与任文敬发生碰撞,造成任文敬死亡的结果。

GB5768-2017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规定,道路中间为单黄实钱,禁止压线、跨越、超车。此次交通事故中,常学斌本应在自己的道路一侧行驶,在不应压线的单黄实线上骑跨醉醉驾行驶,造成了本次交通事故,故常学斌应对本次事故负全部责任。

被控告人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原则,认定任文敬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是错误的认定。

附:事故鉴定报告书













二、被控告人适用法律错误

被控告人在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的基础上做出了错误的事实认定,基于错误的事实错误的适用了法律条款。

本次交通事故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款、《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而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第二款、《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因为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直线路段,且任文敬侧有最高限速70公里/小时的标志牌,任文敬在自己一侧正常驾驶且速度没有超过最高限速的规定,而常学斌醉酒驾驶并骑跨中心黄实线的行为是导致了本次事故发生直接原因,所以常学斌应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被控告人明知发生事故的地点在直线路段,且明知常学斌逆向骑跨中心线并醉酒驾驶,滥用手中的职权认定常学斌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任文敬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控告人儿子自退伍后做为昌黎县交警大队的一名事业编辅警,在执勤过程中在白已一侧正常驾车行驶,被逆向行驶并醉驾的对方撞死后还被认定负次要责任,被控告人滥用职权的行为在秦皇岛市的每一位警员心里都留下了一道阴影,给昌黎县甚至秦皇岛市交警支队造成了特别恶劣社会影响,并给受害人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因此,请求领导在查明事实真相的基础上,请求督促秦皇岛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纠正:秦呈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做出的第130322120180000068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错误认定,重新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并对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七大队警员陈柏春滥用职权的行为调查处理。

最后,控告人失去了儿子本已痛心疾首,控告人不想在还未抚平的伤口上因为错误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再洒一把盐,不想为肇事者醉酒驾驶并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为去买单。

综上,希望各位领导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还死者一个公道,给生者一些慰藉。

附:《道路安全法》

二十二条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

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波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车。

第三十五条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

第四十二条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在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应当保持安全车速。

夜间行驶或者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以及遇有沙尘、冰雹、雨、雪、雾、结冰等气象条件时,应当降低行驶速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五条      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线标明的速度。在没有限速标志、标线的道路上,机动车不得超过下列最高行驶速度。

(一)没有道路中心线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30公里,公路为每小时40公里。

(二)同方向只有1条机动车道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50里,公路为每小时70公里。

第四十六条机动车行驶中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最高行驶速度不得超过每小时30公里,其中拖拉机、电瓶车、轮式专用机械车不得超过每小时15公里。

1进出非机动车道,通过铁路道口、急弯路、窄路、窄桥时……….

第九十一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

第五十九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应当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责任划分公正、程序合法。

第六十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

(一)因一方当事人的过错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承担全部责任。

(二)因两方或者两方以上当事人的过错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根据其行为对事故发生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分别承担主要责任、同等责任和次要责任。

(三)各方均无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属于交通意外事故的,各方均无责任。

一方当事人故意造成道路交通事故的,他方无责任。​​​​​​



来源:http://www.51fengyu.com/a/law/2019/0123/2228.html

上一篇:山东龙口“挖眼球”惨案黑龙江籍元凶刘太国受保护

下一篇:小罐茶高端茶品牌

图片推荐

专题推荐


热点关注

养生食材

更多>

休闲美食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广告合作  |  加入我们  |  友情连接  |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 民族生活新闻网 京ICP备07037385号-1 客服QQ:1658382449
                    内容版权归涿州市国谕广告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技术支持QQ:1658382449